浮生尽歇

ut淡圈,现沉迷dc,磕212,洁癖不严重(但还是有。

我是浮生,很高兴遇见你。




成为你自己吧。

给有缘人。
私设一堆的ak游戏结束背景后自述。

全是ooc。

一个输了写的糖。
大概是糖。
ak

某个语c群里。
ak超蝙在一起,还有个自设儿子。
和另一个ak桶一起受了极大的刺激,然后忍不住写的xx

用爱发电。
阿卡姆骑士漫画起源六的部分翻译文改。
特殊致谢语c群里的小红。

紫叶李开花了。

R.I.P
当你脱离了这困顿身体的束缚,愿你永眠于灿烂星辰之间。

卸妆前后(bu
群里吐槽动画里富江太贤妻良母结果忍不住改了一发
p3原图

今天是二月十四,传说中的情人节x
食物链组今天也发狗粮了呢x
2p是@老陌今天更新了吗  的作品!
总觉得每个节日亲家的肝都十分危险呢hh

总之,你们俩请好好在一起!

昨天某个奇怪的群里的传画x
两小时完事那种。
我果然有混淆主题的天赋啊哈哈哈

G.A.S.T.E.R

自家au里 grey的父亲gaster的故事,并非原作衍生。请无意阅读者注意避雷。



上一章:

 http://mister-october.lofter.com/post/1f0d9e65_121a023c

2
当悲伤来临的时候,不是单个来的,而是成群结队的。
——莎士比亚
——————————————————
这是“背叛的一夜”之后的第二个夜晚。

typeface族外出进行转移汇总工作的父亲们与小伙子已经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回到他们的家庭,妻子与孩子身边。

但是Zapfino将不在这些被妻与子迎回的疲惫不堪的骷髅中,因他已迷失在了空间的湍流里,而那就相当于死亡——从来没有哪个骷髅在迷失后找到回来的路。

helvetica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他什么情绪都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默默起了针,开始织算是zapfino分内之事的那条围巾。

往事不可追。

或许看起来冷漠无情,但这就是helvetica此时的想法。与其为此伤心痛苦,还不如抓紧时间把一个骷髅都应拥有的三条围巾中的那两条来自于父母的围巾织完——这毕竟已不是那个安逸的时代,但传统不应该抛弃。

......也就是留个念想。

他自然是相信国王与王后的,因为dreemurr一族的威望是在长久岁月里积攒起来的,对王族的信任也早就铭刻在每个受王族统治的怪物的灵魂中;但作为typeface一族,这个最肖人类的怪物一族的佼佼者,helvetica并不是那么天真得期待战争开始后怪物能有什么好结果,他们一族能有多少的幸存者。即使每个族类都有着天赋能力,有几族也有与其他族类相比相当不错的战力,然而对手却是人类。

他的眼睛稍稍暗了暗。

还没到成年岁数的gaster倒不知道helvetica这一堆的想法,对Zapfino还没回来这事也不太放在心上。毕竟,对于这个从小没经历过什么大忧愁的小骷髅来说,战争是之前从未听过的词,死亡也不过是个遥远的概念。

怪物们的寿命是人类难以想象的长久,天赋异禀的一些怪物族群甚至只要未曾繁衍便能永远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而永不衰老——比起人类这种寿命不过百年的由物质为主要成分的生物而言,几乎完全由能量组成的怪物简直像是被宠爱着的。

他只是无聊得很:孩子们都被拘在房子里,独他一个也玩不了什么游戏,更何况他向来和同龄的怪物小孩们玩不到一起。这倒也是,骷髅一族的平均智力被公认为怪物中的第一,可不由得这在宠爱中长大的小家伙面对其他族的怪物时有点淡淡的优越感,基本上就没答应和别的怪物小孩玩过。他倒是愿意和骷髅一族的孩子玩,可是族内和他同龄的是的确没有,不是还小得很就是半只脚踏进成年,自然也是没有玩伴的。

他仅有的玩伴只有人类。

人类真的很好,gaster想。

人类聪慧而慷慨大方。

gaster就这样信任着人类,不曾知晓他们迁移的原因,仍未知道那灰烬飞扬的“背叛的一夜”,亦忽略着成年怪物间所弥漫着的紧张气氛。

——而他将为此悔恨终生。

大概。我确实十分好奇以后的他会不会想要回到过去将自己训一顿。